无需下载,即扫即用

当前位置:
资讯首页>
行业动态>
一株洞庭湖芦苇的背后:湿地生命“休戚与共”

一株洞庭湖芦苇的背后:湿地生命“休戚与共”

转载 来源: 作者: 阅读:694

[导读]    春天,铺天盖地的芦苇,构成了洞庭湖的底色。    岁岁枯荣,一株洞庭湖芦苇的背后,牵动着苔草、辣蓼、水鸟、游鱼、麋鹿甚至人类的命运。 从芦到荻,湿地上的

    春天,铺天盖地的芦苇,构成了洞庭湖的底色。


一株洞庭湖芦苇的背后:湿地生命“休戚与共”

    岁岁枯荣,一株洞庭湖芦苇的背后,牵动着苔草、辣蓼、水鸟、游鱼、麋鹿甚至人类的命运。


从芦到荻,

湿地上的700多平方公里芦苇场

    洞庭湖的芦苇每天都在生长。4月中旬,通往君山岛的旅游大道两侧,芦苇已经长到高过人头,而去年秋天砍下的枯苇,在路边堆成了一座座小山。


    作为禾本科植物,竹子的近亲,芦苇一天可以生长十几厘米。春雨过后,你要是足够耐心仔细,或许能听到它们拔节的声音。人们喜食这种植物的幼苗,称芦笋,当然,要想吃到鲜嫩的芦笋,就得赶早,到得此时,只能当柴火烧了。


    “芦苇对湿地的生态起着重要的平衡、净化和调节作用,”世界自然基金会长沙项目办主任蒋勇说,芦苇可以净化水质,吸附重金属,抑制藻类。它们也是维持湖区湿地生物多样性的重要一环,是鱼类和鸟类理想的栖息地,麋鹿天然的隐蔽场所。


    据《湖洲志》记载,芦苇古称为葭、蒹、菼,今泛指芦泡、荻苇。事实上,芦和荻是两种不同的植物,洞庭湖原生的是芦,在造纸功用上,芦比不上荻,因此如今大量人工种植的是南荻,人们习惯统称为芦苇。


    靠湖吃湖,芦苇是洞庭湖区人千百年来的生活依托。洞庭湖的老渔民胡伏林回忆,小时候湖区长的是天然芦苇,比较稀疏矮小,常用来烧柴火做饭,直到后来芦苇可以用作生产工业用纸,才被大面积栽种。上世纪70年代起,一系列芦苇场开办起来,芦苇产业成为当地财税收入重要来源。


    目前,整个洞庭湖区有40多家芦苇场,面积超过700平方公里,其中有号称“亚洲较大”的漉湖芦苇场。


由盛而衰,

一株芦苇牵动了谁的命运

    君山后湖,在上个世纪,还是苔草和辣蓼的天下,如今已经完全被南荻侵占。

一株洞庭湖芦苇的背后:湿地生命“休戚与共”


   “2000年以来,洞庭湖植被下移的速率很快。”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站长谢永宏说。近年来,洞庭湖的水位持续偏低,芦苇开始往更低处的草洲生长,挤占苔草的空间。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东洞庭湖的苔草有300多平方公里,现在只剩下了100多平方公里,大部分都被芦苇挤走了。


    苔草的减少,较直接影响的是鸟和鱼。雁鸭类候鸟以苔草为食,东洞庭湖保护区管理局监测显示,作为洞庭湖较大的种群,雁鸭类的数量呈现减少趋势。今年1月进行的水鸟调查显示,雁形目鸟类比上次调查下降了105.1%。


    芦苇的命运也在经历着波折。上世纪90年代末,人们开始在洲滩上种植杨树,杨树替代芦苇成为更优的造纸材料,芦苇的“霸主”地位逐渐丧失。


    种植杨树的沼泽湖滩逐渐陆地化,原有的群落生态系统完全被改变。杨树把原本挨着岸边生长的芦苇往湖心赶,芦苇又驱赶苔草,雁鸭类的生存空间更趋逼仄。


    芦苇场的衰落,也牵动了更多苇业工人的命运。在沅江,芦苇正被重新定义为芦笋产业,这或许是芦苇以及工人们的新出路。


    现在,人们已经意识到杨树的威胁并大片砍伐杨树,然而,已经退化的湿地却难以恢复从前的面貌。湿地上的每一种生物,命运环环相扣,任何的人为干预,都应慎之又慎。


【生物小名片】

芦与荻


    芦苇和荻,属于禾本科两种常见的草本植物,人们习惯统称芦苇。芦,多年生草本,禾本科芦苇属。荻,多年生草本,禾本科芒属。芦比荻高,荻比芦结实,芦宜于编织,造纸的纤维却不如荻。


农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农苗网www.nongmiao.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农苗网www.nongmiao.com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农苗网www.nongmiao.com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禁止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违反者本网也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