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下载,即扫即用

当前位置:
资讯首页>
行业动态>
抵制滥挖,让幽兰在山间绽放

抵制滥挖,让幽兰在山间绽放

转载 来源: 作者: 阅读:142

[导读]中国绿色时报8月4日报道(记者 张萌) 7月30日,打击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宣布启动打击整治破坏野生植物资源专项行动。国家林草局、农业农村部、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市

中国绿色时报8月4日报道(记者 张萌) 7月30日,打击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宣布启动打击整治破坏野生植物资源专项行动。国家林草局、农业农村部、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和国家网信办6部门将通过成立整治行动协调机制、加强野外巡护值守、强化网上违法违规行为治理、集中清理整顿非法经营市场和商户等措施,严厉打击乱采滥挖野生植物、破坏野生植物生长环境、违法经营利用野生植物等违法犯罪行为。
  长期以来,不少商家在网购平台公开售卖、直播滥挖兰科植物,对野生资源造成严重破坏。
  近期,记者在一些新兴的主流视频平台、闲置物品交易平台上进行搜索,发现野生兰花网购活跃,一些野外滥挖现场短视频令人触目惊心。
  网上交易触目惊心
  “紫纹兜兰可提前预订,量大价优。”
  某网购平台上一位广东卖家直言不讳地说,这是从高海拔深山里采来的野生兰花,下月还会进山挖苗。
  记者从他的交易动态中发现,从今年2月至今,共成交30余笔,卖出金额2000多元,均为紫纹兜兰。
  搜索“山兰”“兰草”“下shan”“兜兰”“春兰”等关键词,会发现销售野生兰花的卖家在该平台上比比皆是,吸引众多买家。
  这是一个闲置物品交易平台。他们建立了“下山兰花交流”鱼塘,有展示的,有销售的,包括春兰、蕙兰、兜兰、杓兰、虎头兰、蜜蜂兰等。
  “下山”是行话,意味着从山上采挖而来的野生兰花。
  “新鲜春兰、蕙兰苗按斤卖,每市斤14.8元,两斤包邮。现在季节不进山了,库存全部卖完,等到10月会再进山现采发货。”这是另一位陕西卖家的商品描述。
  今年1月至今,他的店铺成交200次以上,成交金额近万元,好评无数。在留言区,买卖双方从不避讳谈及是否为下山草。
  “要多少?我这几天就进山去挖。”“山里挖几棵草也算犯法吗?”这是记者与卖家交流时听到较多的回复。
  在另外3个视频主流平台,发布的盗采野生兰花短视频更为触目惊心。视频不仅记录采挖下山兰的全过程,还在个人简介、评论中留有联系方式,公开销售。
  “发财了!今天又遇到了杓兰花。”山石之间,3株大花杓兰上一秒还正吐露芬芳,下一秒就惨遭毒手。
  视频博主拔掉周围植物,扒开腐殖土,轻松将整株杓兰连根拔起,留下一片裸露土壤,显得格格不入。
  杓兰已经不是这位博主较好次碰到。在他的作品动态里,几乎全是上山采挖野生植物的短视频,他把这些全部命名为大山优质产品。
  在一条视频中,为了挖走一株生长于峭壁的兰花,他们甚至使用绳索工具,多人合力。“老铁你们看,兄弟们挖棵好兰花容易吗?”他们用视频描述采挖不易,得到的几乎全是“注意安全”“太难了”等评论。
  许多盗挖野生兰花的视频博主,会在评论、视频字幕中明确提及“下山兰”“挖兰花”,言辞之中尽显盗挖后的洋洋得意。
  当然,评论中亦有极少数人劝阻他们不要盗挖野生兰花,保护野生资源,但得到的多为讽刺或置之不理。
  有买、有卖、有捧场,看得越多越让人气愤。
  在卖家眼中,山里的一切都来源于大自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通过网上平台公开销售也是“靠山吃山”。
  野生兰花资源一直在被过度消耗。
  新兴平台监管缺失
  兰科植物全科所有种类均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保护范围,是植物保护中的“旗舰”类群。
  在网络上大肆售卖的野生蕙兰、建兰、寒兰、春兰等,均属于濒危物种。
  然而,由于新兴网络平台存在监管缺失,以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较好批)》没有收录这些传统兰科植物,难以判定盗采行为是否违法,处理宣传售卖野生兰花的视频也缺乏依据。
  众多商家借机“钻空子”,一些以短视频为特色的新兴网络平台成为野生兰花网上销售的“重灾区”,直播盗采、公开销售等行为肆无忌惮。
  国家有关部门规定,严禁使用“刚下山”“下山兰”“下山新品”“野生兰”“原生兰”“原始”“野生”“原生”“原兜”“原种”等商品关键词。对此,有商家便用“新鲜”“兰草”“兰花苗”等关键词,或直接用品种名,取而代之,避开平台屏蔽,进行展示销售。
  另有商家对商品的描述微乎其微,但展示图片一看便知是来自于幽谷之中的野生兰花。他们通常都会要求“买主”加微信私聊、交易。
  有一家平台,只有搜“下山兰”显示结果为空,搜“野生兰”会出现“善待自然资源,守护地球”的温馨提示,但相关视频依然可见。这说明该平台在审核视频或进行关键词拦截时,也存在监管缺失。
  令人高兴的是,记者发现,淘宝通过加大监管力度,限制线上交易,拦截关键词,在搜索界面宣传普及野生兰科植物知识,成为平台间的“榜样力量”,与新兴视频平台形成鲜明对比。目前,在该平台搜索“野生兰花”“下山兰”等关键词均显示“没有找到相关宝贝”,野生兰花交易几乎难觅踪影。
  一直以来,社会上保护野生兰花的呼声并不少。
  2018年,16家单位曾联合发出“保护野生兰花,拒绝无序买卖”倡议,呼吁大众拒买野生兰花,电商平台严审野生兰花交易信息,将兰科植物纳入国家重点保护对象,景观营造不使用野生兰花以及拒绝野生兰花参加兰展及评奖等。
  16家单位包括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中国花卉协会、中国中药协会、中国植物园联盟、世界自然基金会、百度、阿里巴巴、穷游网、58同城等。
  今年6月22日,国家网信办发出通知,要求各网站平台不得发布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内的珍稀濒危野生植物的采挖、销售等内容,全面自查清理相关信息。
  在国家网信办的号召下,部分网站平台已自行下架相关商品400余件,清理相关视频3000余个。
  国家林草局正加快推进《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的调整和修订,目前《名录》正在征求社会意见。
  此次《名录》调整,将新增104种兰科植物,包括现在网上肆意销售的野生建兰、春兰、寒兰、蕙兰、虎头兰,上文提到的紫纹兜兰将成为一级保护植物。
  科学保护合理开发
  我国观赏和药用兰花具有悠久的历史。尽管人工培育技术已经成熟,但由于采集野生资源成本更低,受“野生药材药效更好”思想的影响,以及国内对采集野生兰花缺少有力的法律约束,滥采现象仍非常严重。
  由于人为干扰,造成许多兰科植物种群规模急剧减小,其生存面临着严峻挑战。目前,兰科植物的野外生存状况不容乐观。
  例如,独蒜兰属植物,除了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外,还具有较高的药用价值。正因如此,我国各地分布的野生独蒜兰被过度采挖破坏,种群延续面临着极大挑战。
  就地保护被认为是较有效的方法之一,此外还有迁地保护和野外放归。
  以引种栽培成活率较高的紫纹兜兰为例,通过模拟原生境特点,进行人工栽培繁殖,再放归野外,可以扩大其种群数量。
  我国对兰科特定种群的群居生物学、繁殖生物学、遗传多样性等保育生物学的研究已逐步开展。
  切实保护野生兰花资源,需要突破制约产业发展的关键技术瓶颈,丰富全国花卉市场品种种类,壮大兰科植物产业。
  一花成名万草枯。疯狂采挖野生兰花就是涸泽而渔,造成对野生资源空前的破坏。
  科学保护,合理利用,形成一个既能满足市场需求、产生经济效益,又能带动兰花资源保护的新模式,是全社会的期待。
  只有这样,兰科植物才能在中华大地上散发出更加沁人心脾的幽香。

推荐阅读:


产业经营何以振兴国花?幽幽兰花 藏匿深闺待开发


广东四会石狗:深谷幽兰飞入田间 富了乡村乐了农家


柯桥兰博会:幽兰香风沁人心脾 以兰会友雅俗共赏(图)


出门能见幽兰修竹 深圳今年将建数十社区公园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农苗网微信公众号

扫码获取最新信息

农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农苗网www.nongmiao.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农苗网www.nongmiao.com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农苗网www.nongmiao.com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禁止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违反者本网也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